很多人體檢時的異常指標各有各的不同,偏偏有一項是共通的——脖子里長了一串結節,年年體檢年年有。

結節是什么?長了結節,是不是等同于得癌了?

其實,結節也分“正邪”,良性的它相當于一些小疙瘩,但惡性的甲狀腺結節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甲狀腺癌 [1]。

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定期檢查診出甲狀腺結節,更多的人是患有甲狀腺結節而不自知,直到癌癥悄悄找上門的那一天。

甲狀腺癌,容易被忽視

中國人最容易得的癌癥,甲狀腺癌已經算是其中之一。

據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(IARC)統計,2020年,中國約有22.1萬人罹患甲狀腺癌,在當年所有癌癥新發病例數占比4.8%,位列第七 [2]。

數字很可能并不會就此止步。國家癌癥中心的一項研究預測,2022年中國將有22.4萬人因為甲狀腺,不得不開始跟“癌癥”打交道 [3]。

1

在一些地方,甲狀腺癌甚至成為新發人數最多的癌癥。

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公布的2021年度新發癌癥榜顯示,深圳市新發甲狀腺癌7494人,占所有新發惡性腫瘤病例的19.81%,位居第一 [4]。在深圳,平均每五個患癌的人中,有一例是甲狀腺癌。

甲狀腺癌的發生原因很復雜,與電離輻射、碘攝入量、雌激素、遺傳因素都可能有關 [5]。

雖然病因尚未明確,但是甲狀腺癌的名號,越來越響亮了。

世標發病率是年齡標化后、排除了老齡化影響的數據,便于和不同地區、不同時期進行比較。2005年以來,中國甲狀腺癌的世標發病率由每10萬人3.21上升至2016年的每10萬人9.7,翻了兩倍有余 [6]。

1

甲狀腺癌發病率暴增,不只是中國特有的現象。在世界范圍內,不少人會發現:身邊患甲狀腺癌的人,怎么越來越多了?

以2020年為例,韓國的世標發病率為26.6,加拿大的世標發病率為17.4,位居世界前列 [2]。

其實,問題本身就存在,只是我們發現問題的能力越來越強了。

《柳葉刀》2022年的一篇研究對比了2020年185個國家或地區甲狀腺癌的發病情況,發現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較高的國家發病率顯著更高,約等于發展指數較低的國家的五倍 [7]。

雖然發病率相差極大,但是在不同環境下,不同國家甲狀腺癌的死亡率卻相差無幾,有學者認為,甲狀腺癌發病人數迅猛增加,相當一部分是過度診斷帶來的結果 [7]。

也就是說,檢測甲狀腺癌的“天敵”升級了——高分辨率 B 超能找到許多以前發現不了的1 - 2毫米的小腫塊,在萌芽階段就發現病灶的藏身之處 [4]。

加之腫瘤登記點數量增多、登記質量提高 [8],越來越多的甲狀腺癌被揪出來并登記在冊,使得發病率迅猛上升。

重女輕男的癌癥

甲狀腺癌發病率升高,很大一部分“功勞”是青壯年群體貢獻的。

至今還活躍在人們視野里的朱迅和孟晚舟,都是甲狀腺癌的幸存者,與癌癥抗爭已有數年。2021年,《寄生蟲》女主扮演者樸素丹宣布患有甲狀腺癌,此時的她,剛過而立之年。

甲狀腺癌,真的離年輕人越來越近了。

1

2005 - 2014年這10年間,在中國腫瘤登記地區,青壯年群體首當其沖,平均發病年增長率都超過了10%。其中,30 - 34歲人群,年均增長率達到了15.98% [9]。

不僅90后該提防甲狀腺癌,00后也不能掉以輕心,畢竟年輕人最容易得的癌癥,一定少不了甲狀腺癌。

《美國臨床醫師癌癥》雜志的一項研究統計,2020年,在15 - 29歲年輕人中,甲狀腺癌打敗了其他癌癥類型,“榮登”癌癥新發病人數榜首 [10]。

年輕人發病率上升,很可能是定期篩查和不良生活習慣的共同結果。一方面,年輕人越來越重視自己的健康,定期體檢;另一方面,年輕人的心情低落、壓力、不良作息都可能提高甲狀腺癌的發病率 [11]。

除了年輕人,甲狀腺癌還悄然盯上了女性群體。

1

甲狀腺癌有多“重女輕男”?2016年,每10萬名中國女性中,就有約15人被確診患有甲狀腺癌。平均每一個男人患甲狀腺癌,就有三個女人得同樣的病 [12]。

雖然甲狀腺癌還不是女性群體中發病率最高的癌癥,卻是發病率增速最高的。2000年以來,平均每年增長17.7%,是增速第二的子宮頸癌的2倍還多 [12]。

女性何以成了甲狀腺癌的靶子?

甲狀腺癌有一位“兄弟”,我們并不陌生,正是致使歌手姚貝娜英年早逝的乳腺癌。

這對甲乳“好兄弟”,均為內分泌器官,和雌激素水平具有相關性。不僅更“偏愛”女性群體,而且經常同時作亂——有甲狀腺癌病史的患者再發乳腺癌的風險增高,而有乳腺癌病史的患者再發甲狀腺癌的風險也增高 [13]。

對于年輕女性群體,患甲狀腺癌的 buff 更容易疊滿。往往年輕女性雌激素水平較高,會增強甲狀腺癌細胞黏附、遷移和侵襲,促進甲狀腺癌的發展 [14]。

你的壓力,甲狀腺都知道

發現甲狀腺癌,需要幾步?

最常見的甲狀腺癌初期癥狀是甲狀腺腫大或者小腫塊,也就是常說的甲狀腺結節。但是這些小疙瘩通常很狡猾,很少出現臨床癥狀,一般通過甲狀腺觸診和頸部超聲檢查發現 [1]。

超聲檢查會對甲狀腺結節的外表進行打分。如果出現了直徑太大、邊緣不規則、鈣化等情況,那么情形有點不妙——結節很有可能是惡性的,得依靠穿刺來進一步追蹤癌細胞的身影 [1]。

沒有人敢保證甲狀腺癌離自己很遙遠,畢竟在那些不敢看的體檢報告里,大概率就藏著甲狀腺癌的“近親”——甲狀腺結節。

1

一項針對中國大陸地區的甲狀腺功能抽樣調查顯示,2016年中國甲狀腺結節成人患病率約為20.43%,每5個人里就有1個 [15]。

不過,即便你已經患有甲狀腺結節,也不必過于揪心。一般來說,85% - 95% 的甲狀腺結節都是良性結節,只有5% - 15% 的結節才是惡性的,也就是我們熟知的甲狀腺癌 [1]。

但是甲狀腺結節的高發病率,還是敲響了警鐘——不少甲狀腺結節,都是后天自己“作”出來的。

1

一項對?卺t院的研究表明,從甲狀腺疾病史、超重肥胖、是否吸煙到心情狀況,都會影響甲狀腺結節的發病情況 [16]。

也就是說,暴飲暴食、抽煙、抑郁低落,當代人每一種不良生活和工作習慣,都有可能成為引起甲狀腺結節的危險因素。

也許會有人看到“碘攝入”就嚇得把家里的碘鹽全丟掉,因為中國東部沿海地區正是甲狀腺癌的高發地區 [5]。但目前,甲狀腺結節的病因并沒有確切的結論,不少研究也認為碘過多和碘缺乏都可能會提高甲狀腺疾病的患病率 [17]。

當然,就算你不幸地得了甲狀腺結節,甚至倒霉地被診為惡性結節,也不用擔心天會塌下來。

因為甲狀腺癌,其實是一種公認的脾氣相對溫和的癌癥,它們本身的危險性相對不高。

1

在中國,甲狀腺癌的5年生存率約為84.3%,是所有癌癥中生存率最高的類型,且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[18]。在醫療水平更為發達的美國,這個比例更高,約在97.3% 左右 [19]。

惡性程度很高、5年生存率不到10% 的未分化癌僅占小部分,且多發于老年群體 [20][21]。

而最常見的乳頭狀癌和濾泡癌,以美國為例,分別占所有甲狀腺癌的84% 和11% [22],只要及時發現并配合治療,通?梢灾斡 [23]。

這也就是為什么,甲狀腺癌有很多“天使別名”:懶癌、幸福癌、假癌、善良癌……

即便甲狀腺癌如此友好,作為很多年輕人生命中的第一場“大病”、第一道檻,它帶來的影響依然是巨大的。在社交平臺搜索“甲狀腺癌”,你會得到不少過來人的經驗分享和人生感悟。

有人苦口婆心勸你規范作息,有人大徹大悟從996出逃,還有人心里默念“放棄生氣情結,關注自我命運”——生氣前還是先想想,對方值不值得你長個結節。

本文科學性已由女王大學病理及分子醫學碩士伍麗青審核

參考資料:

[1]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. (2022). 甲狀腺癌診療指南(2022年版).

[2] IARC. (2021). GLOBOCAN 2020.

[3] Xia, C., Dong, X., Li, H., Cao, M., Sun, D., He, S., ... & Chen, W. (2022).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and United States, 2022: profiles, trends, and determinants. Chinese medical journal, 135(05), 584-590.

[4] 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. (2022). 深圳3萬多人患癌!. Retrieved 22 April 2022 from http://wjw.sz.gov.cn/wzx/content/post_9724169.html.

[5] 董芬, 張彪, & 單廣良. (2016). 中國甲狀腺癌的流行現狀和影響因素. 中國癌癥雜志, 26(1), 47-52.

[6] 國家癌癥中心《中國腫瘤登記年報(2008-2019)》

[7] Pizzato, M., Li, M., Vignat, J., Laversanne, M., Singh, D., La Vecchia, C., & Vaccarella, S. (2022). The epidemiological landscape of thyroid cancer worldwide: GLOBOCAN estimates fo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rates in 2020. The Lancet Diabetes & Endocrinology, 10(4), 264-272.

[8] 孫嘉偉, 許曉君, 蔡秋茂, 許燕君, & 顧江. (2013). 中國甲狀腺癌發病趨勢分析. 中國腫瘤, (9), 690-693.

[9] 張潔, 閆貽忠, 王丹, 王夢娜, 范佳寧, 王海霞, & 胡云華. (2020). 2005—2014年中國腫瘤登記地區甲狀腺癌發病的時間趨勢分析. 現代預防醫學, 47(4), 577-591.

[10] Miller, K. D., Fidler‐Benaoudia, M., Keegan, T. H., Hipp, H. S., Jemal, A., & Siegel, R. L. (2020). Cancer statistics for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, 2020. CA: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, 70(6), 443-459.

[11] 閆蓓, 楊黎明, 楊琛, 孫喬, 張美玉, & 吳錚. (2012). 上海市浦東新區2002——2009年甲狀腺癌發病情況的趨勢分析. 腫瘤, 32(12), 987-991.

[12] Zheng, R., Zhang, S., Zeng, H., Wang, S., Sun, K., Chen, R., ... & He, J. (2022).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, 2016.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Center, 2(1), 1-9.

[13] An, J. H., Hwangbo, Y., Ahn, H. Y., Keam, B., Lee, K. E., Han, W., ... & Park, Y. J. (2015). A possible association between thyroid cancer and breast cancer. Thyroid, 25(12), 1330-1338.

[14] 曹仁賢. (2014). 雌激素作為甲狀腺癌治療靶點的研究進展. 現代醫藥衛生, 30(1), 60-62.

[15] 李詠澤. (2020). 中國成人甲狀腺疾病與糖尿病患病率及危險因素的流行病學研究 (Doctoral dissertation, 沈陽: 中國醫科大學).

[16] 高芳鳳, 鄭伍桂, 車春, 王澤婉, 王少娟, & 王少芬. (2019). 健康體檢人群甲狀腺結節相關因素研究. 華南預防醫學, 45(6), 536-539.

[17] 胡鳳楠, 滕曉春, 滕衛平, 關海霞, 楊帆, 高天舒, ... & 佟雅潔. (2002). 不同碘攝入量地區居民甲狀腺腫和甲狀腺結節的流行病學對比研究. 中國地方病學雜志, 21(6), 464-467.

[18] Zeng, H., Chen, W., Zheng, R., Zhang, S., Ji, J. S., Zou, X., ... & He, J. (2018).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–15: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-based cancer registries.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, 6(5), e555-e567.

[19] Siegel, R., DeSantis, C., Virgo, K., Stein, K., Mariotto, A., Smith, T., ... & Ward, E. (2012). Cancer treatment and survivorship statistics, 2012. CA: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, 62(4), 220-241.

[20] Molinaro, E., Romei, C., Biagini, A., Sabini, E., Agate, L., Mazzeo, S., ... & Elisei, R. (2017). Anaplastic thyroid carcinoma: from clinicopathology to genetics and advanced therapies. Nature Reviews Endocrinology, 13(11), 644-660.

[21] 劉敬敬, & 曹水. (2019). 甲狀腺未分化癌88例治療及預后分析. 腫瘤防治研究, 46(5), 431-435.

[22] Lim, H., Devesa, S. S., Sosa, J. A., Check, D., & Kitahara, C. M. (2017). Trends in thyroid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, 1974-2013. Jama, 317(13), 1338-1348.

[23]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. (2022). Thyroid Cancer Treatment (Adult) (PDQ?)–Health Professional Version. Retrieved 18 February 2022 from https://www.cancer.gov/types/thyroid/hp/thyroid-treatment-pdq#_1.